首页养车 特斯拉车顶女车主及一博主败诉,双方回应,有哪些判决细节?

特斯拉车顶女车主及一博主败诉,双方回应,有哪些判决细节?

2024-06-01 2747

据报道,两个与特斯拉上海车展事件有关的诉讼有了判决。其一是特斯拉女车主张女士与特斯拉的名誉纠纷案,另一个是汽车博主封某与特斯拉的名誉纠纷案。

值得注意的是,两个名誉纠纷案都是特斯拉公司胜诉。

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女士公开发表致歉声明,并赔偿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各项损失合计172275元。

另一个名誉纠纷案中,法院认定封某在2021年4月19日“上海车展事件”中,存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违法行为,在该事件中起到组织、策划作用。

同时,因封某长期在微博上攻击特斯拉、贬损特斯拉名誉行为,法院判决封某在其微博账号及法治日报向特斯拉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25万元

其中又有哪些细节,两位当事人会不会上诉呢?

又一次败诉

法院判决张女士向特斯拉道歉,并赔偿17万元

张女士回应:毫不意外的输了

2021年4月19日,张女士在上海车展中爬上车顶,此事引发巨大争议。

法院认为,张女士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案涉车辆确实存在刹车失灵这一故障,其在庭审中亦明确承认实施案涉行为时主张的刹车失灵系其主观判断,特斯拉一方从未承认该事实。

案件审理过程中,张女士亦不申请对案涉车辆是否存在刹车失灵进行司法鉴定,故根据谁主张谁举证原则,理应由张女士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此外,根据公安机关的认定,案涉交通事故成因,系案外人驾驶案涉车辆时未与前车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故负事故全责。

因此,张女士在无任何客观依据证明案涉车辆存在刹车失灵的情形下,贸然实施的案涉行为,构成诽谤行为。张女士认为其行为不构成诽谤行为的抗辩意见,法院不予采纳。

张女士在明知无确凿依据的情形下,向公众发表言论时非但未注意用词客观中肯,反而刻意选择上海车展媒体日至特斯拉展台区域,事先制作并身着印有“刹车失灵”字样的T恤,爬上展车车顶大喊“特斯拉刹车失灵”,刻意借助现场媒体迅速广泛传播该未经求实的信息,其言行明显具有贬损特斯拉上海公司名誉的主观故意和过错。

张女士提出其不具有主观过错的抗辩意见,法院不予采纳。因此上海青浦法院作出前述一审判决。

对于上述判决,张女士发文回应:刚刚收到@上海青浦法院判决书,毫不意外的输了。很不理解@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的产品质量案司法鉴定正在进行,@上海青浦法院 的判决书就急不可耐的来了。判决内容很长,足足39页。给我时间整理一下,和大家分享。

至于张女士提到的大兴区人民法院的产品质量案,张女士的核心诉求点就是要求特斯拉提供完整后台行车数据。

张女士之所以提到这个产品质量案,是因为它与上述的名誉案有直接的关联。

因为张女士不同意第三方检测,而是希望拿到车辆的完整后台数据。也就有了判决中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而因为不能证明“刹车失灵”,张女士有关刹车失灵的言论以及车展上的举动被认为是对特斯拉的诽谤行为。

不过,名誉案还是一审判决,猜测张女士还会提起上诉。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名誉案诉讼,张女士与特斯拉之间还有其他诉讼案。其去年曾透露还有4个相关的诉讼案。

其他几个诉讼案的情况如下:

1、张女士诉自媒体某某财经侵犯名誉权的案件,一审二审都是胜诉,23年11月份某某财经执行了法院的判决结果,公开赔礼道歉。

2、张女士诉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侵犯名誉权案,法院最终的判决是认定陶琳措辞不严谨。 3、张女士诉市场监管报和特斯拉的个人信息权案,法院最后没有支持张女士的诉求。

4、张女士在北京市大兴人民法院诉特斯拉刹车失灵的案件,也就是上文提到的产品质量案还在进行之中。

总体来看,在与特斯拉的直接诉讼中,张女士并没有取得决定性胜利。唯一胜诉的是对自媒体某某财经的诉讼案。

汽车博主封某一审败诉

被判道歉并赔偿特斯拉25万元

封某回应:已当庭提起上诉

至于封某与特斯拉的名誉纠纷案,和上海车展张女士案也是密切相关。

判决书显示,上海青浦法院认定封某在2021年4月19日的“上海车展事件”中,确实存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违法行为,起到了组织、策划的作用。

但封某本人否认该说法,他表示自己仅转赠张女士一张媒体日通行证。

法院驳回封某的全部诉求;同时,因封某长期在微博上攻击特斯拉、贬损特斯拉名誉的行为,法院判决其在其微博账号及法治日报向特斯拉赔礼道歉,赔偿损失25万元。

对于上述一审判决,封某明确表示已当庭提出上诉。封某还认为判决能迅速被曝光,特斯拉有大量的公关动作。

据封某自述,他与特斯拉有两个诉讼案,目前都是败诉。

一个诉讼案封某是原告,他告特斯拉污蔑他是上海车展事件策划者、组织者。

另一个是特斯拉是原告,告封某在微博上发布内容侵犯特斯拉名誉。

在上面的判决中可以看到,封某都败诉了。

3年过去了,这场围绕特斯拉上海车展事件的争议还在继续。

目前来看,特斯拉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在大多数诉讼案中占据了主动位置。

而其他的两位当事人则在3年时间里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诉讼中,而且这场诉讼还将继续。

某种意义上说,在这场舆论漩涡中,没有人是胜利者。它的意义或者在于让公众对新能源汽车的安全更加重视,这也算一种正面效果了。

本文源自三言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