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养车 奇瑞“牵手”科大讯飞:大模型“上车”竞赛鸣枪,谁将率先突围?

奇瑞“牵手”科大讯飞:大模型“上车”竞赛鸣枪,谁将率先突围?

2023-08-22 24724

21世纪经济报道见习记者巩兆恩报道

“我相信在明年,通用大模型全行业最多剩下5,将来可能只剩下2-3就很了不起了。但行业大模型肯定是百花齐放。”8月17日,科大飞董事长刘庆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当天,奇瑞旗下高端品牌星途宣布,其全新系列星纪元ES将首搭科大飞的星火认知大模型――LIONAI,向新能源智能化第一梯队发起冲击。

作为在星途高端化基础上向电动化发展的新能源系列,星纪元肩负着引领奇瑞集团在新能源领域向高端发展的重任,从其名字星纪元――迈向“新纪元”,可见一斑。

科大飞“LIONAI”大模型上星纪元ES,也意味着星途在智能化方面的进一步升级,作为旗下高端品牌,星途将助力奇瑞抢占智能化竞赛的制高点。

事实上,随着智能下半场的悄然到来,正在升级为新一代“移动智能终端”,其智能化水平的高低也成为企在智能网联时代决胜的关键,而加速大模型“上”也成为企突显产品智能化、打造产品差异化的新选择与新方向。

不仅是奇瑞,今年以来,ChatGPT在全行业掀起了一场变革,随着智能驾驶、智能座舱的快速普及和功能的不断提升,行业也在加速推进AI大模型的上应用。

大模型“上”的浪潮下,给智能电动产业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智能将驶向何方;群“模”暗战下,谁将率先突围,真正迎来的ChatGPT时代?

奇瑞“牵手”科大讯飞:大模型“上车”竞赛鸣枪,谁将率先突围?

大模型重塑智能,驶向何方?

大模型技术的飞速发展,最终也都将走向产业化落地。其中,AI大模型为领域提供了无限的遐想空间。

据奇瑞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研发总院院长高新华介绍,“LIONAI”大模型平台具备三个阶段,具体包括:

智能座舱的应用:AI语音助手可理解用户的需求,提供个性化的服务,甚至能够与驾驶员共情,这对情感视觉等方面具有较高的要求。

面向产品级的应用:一方面是智能驾驶与智能座舱的融合,在辆控制、环境感知和用户需求间建立紧密的连接;另一方面是单模到多模的生成式人工智能,实现“千千变”,提供定制化的服务。

面向企业的应用:包括营销服务场景、企业数字化的升级、边缘计算和智能分析,为辆智能化和电动化的决策提供支持。

事实上,这三个阶段也是业内普遍对大模型“上”应用场景拓展的规划。其中,第一阶段语音交互较容易被用户感知;第二阶段智能驾驶的要求更高,也是新势力们力争为自己构筑的“护城河”;而第三阶段企业级的应用,目前还仅仅停留在愿景阶段,何时落地还有待观望。

目前,从功能上来看,国内人工智能在上的应用也停留在第一、第二阶段,呈现出两种落地形式:一类是用于人工智能交流对话领域,另一类则是聚焦智能驾驶。

第一类聚焦人工智能交流,多数应用在智能座舱。如此次星纪元ES搭载的星火大模型,主要就是在智能语音交互方面为用户创造良好的体验,据悉,科大飞推出的星火助理也正在和多企推进深度合作;百度的生成式对话产品――文心一言,目前已有长安、吉利、岚图、红旗、长城、零跑等多企接入;今年6月份,理想发布了自研认知大模型MindGPT,在其赋能下,“理想同学”具备安全、准确、有逻辑的对话生成能力,升级成为用“管”。

在大模型赋能下,主和AI助手由以往的“命令关系”转化为“陪伴关系”,提供更加智能、流畅的语音交互体验。

科大飞联合创始人、总裁吴晓如曾表示:“载语音交互从最初只能基于命令词式的交互发展到限定任务、规则式的人机交互,进入大模型时代,已经能实现全自由、全场景的类人交互。”

第二类聚焦智能驾驶,依赖大模型,可帮助主解决认知决策问题。如毫末智行发布的自动驾驶生成式大模型DriveGPT,最终可实现端到端的自动驾驶;理想自研大模型MindGPT,帮助其摆脱对高清地图的依赖,让做到更接近人类司机的驾驶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大模型“上”后所以可以快速发展,得益于其具备和人类一样的“学习”能力,多模态能力不断提升,可以在使用中衍生出更多的场景化模块,真正做到“越用越好用”。

“在大模型中,必须要跟真实场景联动起来,让客户在用的过程中不断提升它。”刘庆峰对记者表示,大模型在布局上率先走一步,就有望在技术上超前一步,用的人越多带来的训练就越多,从而形成良性迭代。

这也意味着,除了技术,客户、源、市场也对大模型“上”的打磨愈发重要。

 大模型“上”竞赛已鸣枪

进入智能化下半场,正在从传统的交通工具属性快速升级为移动智能终端属性,企在新一代智能终端的“入口”激烈争夺,希望在智能化比拼中,凭借大模型“上”占领高地。

其中,市场规模快速扩张与技术创新不断提升的中国新能源产业,在大模型赋能智能化的路上,也跑出了“加速度”。

“高度智能化是现在中国在全球最鲜明的形象标签,也是攻占中国乃至全球市场的核心‘利器’一。”奇瑞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尹同跃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有科大飞、华为这样在世界上顶尖的科技企业,以及大族激光科技、雄狮科技等行业领先企业,助力中国企的智能化发展。”

目前,长安、吉利、岚图、红旗、长城、东风日产、零跑等都搭上了百度的文心一言的“快”,专注语音交互的提升;不久前,吉利、百度再次携手,高端智能机器人品牌――极越诞生,在智能化方面寻求突围;本月初,华为发布了接入盘古大模型的鸿蒙HarmonyOS4系统,将首搭于与奇瑞合作的首款华为智选型Luxeed。

在传统企联合科技企业,加速电动化、智能化的同时,新势力们却愈发疯狂,“卷”向自研大模型,开始竞逐GPT,在竞争激烈的“淘汰赛”中为自己寻求立足地。

今年6月,理想自研认知大模型“MindGPT”发布,在语音交互与智能驾驶实现双赋能;蔚来、小鹏也均瞄准GPT,申请了专属的“NIOGPT”“XPGPT”商标。小鹏创始人何小鹏也曾公开表示“ChatGPT是最近数年的全新技术浪潮中,唯一觉得既是趋势又在眼前又可产生颠覆的。”

自研大模型平台,正从新势力“卷”向传统企。近日,广集团宣布正式推出AI大模型技术的最新研发成果――广AI大模型平台;吉利集团CEO淦阅透露,吉利将于下半年发布全栈自研的全场景AI大模型。同时,记者发现,奇瑞新能源已注册了“ICARGPT”商标,长城注册了“长城SPACEGPT”商标。

然而,对于这股自研浪潮,业内却有不同的看法。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曾公开表示:“创业公司重新做一个ChatGPT其实没有多大意义。我觉得基于这种大语言模型开发应用机会很大,没有必要再重新发明一遍轮子,有了轮子后,做、飞机,价值可能比轮子大多了。”

此外,对于大模型“上”的商业化落地也受到诸多质疑,包括:整个生态上是否已准备好,端是否有足够的算力与源来运行模型;场景如何落地,在极高的实时性要求下,人工智能的反馈是否能够毫秒级解决问题,数据安全如何保障;以及在道德和法律上,大模型生成的东西能否被允许。

在此前的“2023未来先行者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国智能网联创新中心首席科学李克强表示,目前,领域对于大模型的应用还处在早期的尝试探索阶段,后续仍需基于云平台进行打通,向深层领域应用推进的任务目标迈进仍然任重而道远。

目前,大模型在领域的应用还存在较多风险:一方面,相关政策法规尚未出台,数据安全无法保障,数据合规成为关键;另一方面,落地场景尚不明朗,这都是挑战所在。

尽管企振臂高呼“未来已来”,但想要真正将智能带入ChatGPT时代,具备更人机、更柔和的交互,解放人类司机,拥有类人的AI司机与AI助手,依然有更多维度的工作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