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养车 连车模都转行做车评,北京车展从专业变成谈资

连车模都转行做车评,北京车展从专业变成谈资

2024-05-17 8574


时隔四年回归的北京车展,颇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虽然还是那个熟悉的顺义场馆,但变化是显而易见的。


例如,很多品牌消失了,但也有不少新品牌加入。粗略统计一下,“缺席”的品牌里就包括讴歌、三菱、Jeep、观致、高合、威马、天际等数家;


不过首次参加的品牌更多,不统计不知道,一统计吓一跳,除了大家都知道的小米汽车,还包括理想、阿维塔、深蓝、智己、昊铂、iCAR、极氪、极越、零跑、飞凡、远航汽车、大运新能源、极石、创维等在内的多家新能源品牌,居然也都是首次亮相北京车展。



逝去和新生的故事,在拥有逾百年历史的汽车行业不断上演,如此循环反复,能留下的注定是少数。


如果再把时间线拉长,比如8年,甚至是10年,北京车展又有哪些变化呢?


接下来,我们就从两个不同的视角来观察北京车展的变化,一位是拥有8年行业经验的汽车媒体工作者,一位是拥有10年行业经验的车模,看看在她们眼中,这些年北京车展都有哪些变化。


01

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从2016年到2024年,北京车展更专业了,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组委会对媒体证的审核越来越严。然而,当年那种辉煌、繁荣的感觉已经不复存在。


2016年4月,当时即将毕业的我进入了北京一家汽车媒体公司实习,正好就碰上了北京车展。


当时领导的意思是让作为新人的我见见世面,同时也感受一下汽车行业的氛围。


回想起来,2016年的汽车行业正是一片欣欣向荣,那个时候中国汽车行业还没有经历两年后的负增长,当年产销分别实现了2811.9万辆和2802.8万辆,同比增长14.5%和13.7%。


那时的车市就像是希望的原野,不像现在,热闹的背后总是潜藏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焦虑,开年以来愈演愈烈的价格战,把每一位参与者都拖进了内卷的漩涡中。


在那一年的北京车展上,明星才是最大的讨论焦点。


出席的名人阵容星光熠熠,包括亚洲顶流权志龙、著名演员陈坤、刘涛,知名主持人汪涵、撒贝宁,以及《古惑仔》“五兄弟”郑伊健、陈小春、谢天华、林晓峰和钱嘉乐,还有凭《跑男》大火的“小猎豹”郑恺和歌手张靓颖。这些明星的亮相,让车企给人一种财力雄厚、挥金如土的豪气形象。



在众多明星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北京现代特邀的权志龙,他来给悦纳站台助阵。尽管权志龙在台上只站了3分17秒,但据说出场费高达1800万——折合下来相当于每秒9万,比起后来的“日薪208W”都算是“天价”。


此外,还有传言称,由于权志龙的到场,展馆外的黄牛已经将媒体通行证的价格炒至8000元。


也就是当年的北京现代才有这样雄厚的“财力”。作为“百万车企俱乐部”成员,2013年之后,北京现代连续4年年销过百万辆,2016年全年销量更是实现增幅7.5%、销售114万辆的历史新高。


和现在不一样,那时的车展上,合资车企无疑是绝对的“主角”,每次车展合资品牌推出的新车型总是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而合资企业的展台也是人流量最大的展台。


如今,车展的焦点和销量一样,都已经从合资车企转移到了自主车企身上,最惨的法国品牌更是直接缺席了今年的北京车展,反而是自主品牌,尤其一些造车新势力展台都非常热闹,和过去相比可以说是发生了“两极反转”。

此外,我原以为车企现在已经不那么热衷于在车展时邀请明星站台,但出乎意料的是,今年北京车展媒体日出席的明星依然不少,包括黄渤,张智霖和袁咏仪夫妇,靳东,陈小春领衔的“大湾区哥哥”,金晨,张若昀等,他们均是由自主品牌车企所邀请。



与之相对,合资品牌则显得低调许多,没有邀请明星,发布会的规模和过往相比也有所缩减,整体上呈现出一种更为内敛的风格。


不过虽然本届车展有明星出席,但他们的影响力和关注度已无法与往届相提并论了。公众开始对明星祛魅,雷军和周鸿祎则成为了本届车展上最受瞩目的顶流,似乎他们更像是明星,所到之处被围得水泄不通,场面十分火爆。



改变的不只是行业,站在一位汽车媒体人的视角来说,车展再也没有用不完的机酒和收不完的礼品了。此外,还要和新进入汽车行业的科技媒体、网红“抢饭碗”,这让内容越来越不好做。因为在直播、小视频盛行的今天,任何人都可以进行实时报道。


也因此,汽车媒体的角色不能再仅仅局限于简单的信息传递者,而是需要提供更深层次的分析和独到的见解,以维持自身在行业中的价值和影响力。


02

不懂车的车模不是好车模


说完汽车媒体人的视角,再来看看车模的视角。


此次驾仕派采访到了拥有10年车模经历的网红KOL“冰冰酱”,她的全网粉丝超过了600w,而且现在的身份不再只是模特,她还是原创歌手、演员和vloger。



冰冰酱和我们分享了她眼中这些年北京车展和她自己身上的变化。


在她看来,今年北京车展最显著的变化是外国媒体和经销商特别多,媒体日那两天基本上占了一半。当被问及她认为导致这种变化的原因时,她的回答是:“国产新能源车崛起了,都来取经或者想来赚钱了。”



从她的这个回答也能看出,国产新能源汽车的崛起并不是汽车行业的“自嗨”,而是一个全民都能直观感受到的显著变化。


其次是转型。


其实当汽车行业经历剧烈变革时,每个从业者,包括车模,都会受到波及。车模的工作不再像以往那样只是在车旁边当“花瓶”,她们也需要适应新的市场需求,比如参与线上展示、直播互动等。


甚至,要像一个车评人一样去说车。


事实上,2016年正是北京车展取消车模展示(或者说是官方不提倡进行车模展示)的第一年,目的是“杜绝各类趣味低下现象,回归车展本义,形成更好地关注汽车技术与产品、发展与创新的氛围,共同营造和维护有序、整洁、安全的观展环境”。


在这之前,车模可是车展必不可少的重要元素之一,也是厂商吸引观众的重要手段。然而个别厂家为了博眼球,让车模的着装变得愈发暴露,甚至出现了打擦边球的情况,导致车展的画风严重跑偏。


“禁模令”出来之后,冰冰酱说现在对车模的管理变得更加严格,很多展台现在聘请模特只是让她们做一些前台接待、礼仪小姐或引导员之类的简单工作,尽量弱化展示环节。



这样的变化,无疑让车模的工作变得更难,收入也大大减少。

巧合的是,在参加北京车展期间,我乘坐地铁返回酒店的途中偶然听到了两位模特的交谈。她们在讨论如今车展站台的收入不比以往,竞争越来越大,最早一批的车模早就开启职业或人生转型,有嫁人的,有做直播带货的,还有开淘宝店的。


而冰冰酱的转型之路就更为特殊,因为表达能力比较强,她很早就开始和一些媒体合作拍视频,后面又逐渐开始尝试自己做一些汽车方面的内容,并且在参与各类汽车活动的过程中,她也在积极学习品牌和汽车的专业知识,从而不断深化对整个汽车行业的洞察和理解。因此她现在在车展期间除了常规的模特工作,还可以作为KOL,和嘉宾为车企开展一些直播活动。



与其他车模相比,冰冰酱的转型之路显然是更为成功的案例。她的经历也反映出一个现实:随着一个行业结束粗放型的增长时代,唯有那些愿意从形式走向内容、具备不断学习和自我迭代能力、具备专业素养和能力的人,才能够在激烈的竞争中站稳脚跟,持续发展。


我的感叹则是:就连车模都转型做内容了,做内容的媒体们假如不自我迭代和不断进步,又情何以堪?


企业的发展同样遵循这一逻辑。以曾因抄袭问题备受争议的众泰汽车为例,尽管它一度在市场上广受欢迎,但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企业难以持久,最终难逃被市场淘汰的命运。


对一些造车新势力而言,情况亦是如此。别看它们现在的流量“洪水滔天”,但如果没有硬实力,它们未来的路能走多长还真不好说。


03

驾仕结语


聊完之后,你会发现大家的答案和感受其实是相似的,这些年,北京车展从混乱到专业,核心焦点也逐渐回归到了汽车本身及其技术层面。


不过,尽管我们可能不愿承认,但大型车展的价值和影响力正在逐渐减弱是不争的事实。目前除了国内的大型车展还尚存一些热度,国外的车展早已呈现出衰败的迹象。


车企现在拥有更多样的途径与手段来展示和推广自己的品牌、产品。就比如特斯拉虽然缺席了今年的北京车展,但车展第三天突然飞抵北京的马斯克,依然吸引了大量关注,只用24小时的旋风式行程,就让特斯拉股价大涨超 15%,成功地让其从危机边缘一夜满血复活。



此外,竞争的严峻还体现在豪华馆的消失,曾经单独偏安一隅也能拥有超高人气的超豪华品牌,在电动化转型时代下也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风光,不仅展台“飞入寻常百姓家”,这次参加北京车展的超豪华品牌也只剩下了保时捷、兰博基尼、法拉利、宾利四家。


北京车展结束了,然而短暂的热闹并不能阻止大型车展落幕的命运,也没能解决大家的焦虑和疑惑,这是因为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充满巨变的时代和行业,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竞争将变得越来越残酷。


汽车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传统与创新并存,变革是不变的主题。正如2016年北京车展的主题“创新·变革”和2024年的主题“新时代 新汽车”所强调的那样,核心都在于一个“新”字。因此,所有身处汽车行业的参与者来说,只有不断适应变化、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才能在未来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