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选车用车 欧盟燃油车禁令终将难产?

欧盟燃油车禁令终将难产?

2024-04-27 1414

虽然燃油车禁令被欧洲人民党视为会令中国获益的重大政策失误,但由于种种阻力,撤销该禁令的目标预计难以实现。


2024年欧洲议会选举在即,欧洲人民党党团主席曼弗雷德•韦伯(Manfred Weber)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欧盟燃油车禁令是个重大政策失误,中国正从中获益。为此,韦伯宣布,将要撤销该禁令。但由于种种阻力,预计这一目标难以实现。


禁令出台


早在2022年6月8日, 欧洲议会就曾以339票赞成、249票反对和24票弃权通过了欧盟委员会的提案。按照该提案,从2035年起,只有零排放汽车才能在欧盟注册。制造商必须将其车队的排放量减少100%。


值得关注的是,在投票中,欧洲保守派(包括德国基民盟和基社盟)以及右翼政党(包括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都对这项决议投了反对票。


在表决前,属于保守派的欧洲议会欧洲人民党党团曾推出过一项折中方案,该方案允许使用混合动力驱动的车辆或使用合成燃料的内燃机车辆,但未获通过。


而欧洲议会绿党党团提出的在2030年就要禁止燃油车的提案,也没有获得成功。


2023年2月14日,欧洲议会最终批准从2035年1月1日起不再允许注册使用柴油或汽油发动机的新车。据报道,大多数欧洲议会议员投了赞成票。而欧盟各成员国则已于2022年11月通过了燃油车禁令。


然而,就在欧盟成员国和欧洲议会陆续通过2035年起禁售内燃机新车议案后,德国交通部却在最后时刻提出修改这项禁令的要求。


有分析称,由于汽车产业是德国工业最重要的支柱,且至今德国汽车制造商还是以生产内燃机汽车为主, 因而,当欧盟议会2023年2月14日最终投票通过燃油车禁令时,不仅德国政府内部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形成共识,且民众大多数对此也持反对态度。


起初,人们曾担心德国和欧盟不能及时解决争端,但最终双方还是从大局出发,达成了妥协方案(见《德国为何对内燃机汽车情有独钟?》)。


2023年3月25日,时任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弗兰斯•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和德国自民党籍交通部长福尔克尔•维辛(Volker Wissing)各自在推特上宣布了这一消息。


蒂默曼斯在推特上写道:“我们已经与德国就未来在汽车中使用电子燃料问题达成协议。”维辛也在推特上宣布:“道路是明确的:欧洲保持技术中立。”维辛说,协议已于昨晚达成。他并指出,即使在2035年之后,只使用碳中和电子燃料的内燃机车辆仍可注册登记,这条道路已经扫清了。


而此前,欧盟和德国都已展现了尽快解决争议的意愿。2023年3月21日,欧盟委员会曾向德国提出解决内燃机争端的妥协方案。3月23日晚, 德国交通部也对欧盟委员会的建议做出答复;翌日,即收到欧盟当局的回复。而双方的共同目的则是为了要让欧盟尽快推出2035年起禁止在欧盟境内销售新的使用内燃机汽车的禁令。


2023年3月28日,欧盟能源部长们最终决定从2035年起停止生产新的内燃机汽车,且新售乘用车和轻型商用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须为零。


此外,如果内燃机汽车只使用碳中和电子燃料,那么仍可在2035年之后进行新车注册登记。而这一条正是德国交通部长与欧盟委员会3月24日晚达成的妥协方案。为此,德国政府也在那次欧盟能源理事会上投了赞成票。


由此可见,欧盟2035年燃油车禁令的出台并非一帆风顺,更因欧盟最大经济体德国在这个问题上所持态度,可以说是颇费周折。


争议再起


如上所述, 在欧洲议会2022年6月首次就燃油车禁令表决前,欧洲人民党党团未能用一项折中方案来取代禁令,因而在表决时投了反对票。


欧洲人民党党团是欧洲议会最大党团。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 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所属的德国基民盟以及德国基社盟均是欧洲人民党的成员党。


值得一提的是,欧盟2035年燃油车禁令正式出台后,德国基民盟和基社盟一直在推动撤销这个有争议的燃油车禁令。


为了迎战将于2024年6月6日至9日在欧盟27个成员国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基民盟和基社盟已经于3月11日推出了共同纲领。在纲领中,两党再次要求撤销欧盟2035年燃油车禁令。纲领称:“我们希望废除燃油机禁令,以保护德国先进的内燃机技术,并用对技术持开放的态度来进一步发展这一技术。”


值得一提的是,在德国政坛上,还有其他政党提出了同样要求。前联邦议院左翼党党团双主席之一 莎拉•瓦根克内希特(Sahra Wagenknecht)于今年1月8日成立了“莎拉•瓦根克内希特联盟——为了理性和正义”党。


在1月27日举行的该党第一次党代会上,代表们一致通过了2024年欧洲议会选举纲领草案。该草案同样包括呼吁取消燃油车禁令等内容。


更值得关注的是,欧洲人民党主席和欧洲议会该党党团主席韦伯3月31日在接受德国冯克报业集团采访时曾严厉警告称,欧洲各国可能会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败下阵来。


由于韦伯不仅是欧洲人民党领导人,而且还是德国基社盟副主席,因而,他特别提到德国,并向冯克报业集团表示:“对德国来说,最新的经济数据是一个响亮的警示信号:经济的成功和繁荣岌岌可危。”


韦伯指出:“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我们欧洲人将会输得很惨,尤其是在迄今为止为我们带来繁荣的市场上。”他声称,今年在欧盟售出的所有电动汽车中,预计有四分之一将是中国制造的。为此,这位欧洲人民党主席强调称:“我们必须保护欧洲的经济。”


在访谈中,韦伯还把欧盟2035年燃油机禁令称作一个严重的产业政策失误,并称中国正在从中获益。为此这位欧洲人民党主席宣布,将要“在欧洲议会选举后撤销这一决定”。


韦伯的这番表态再次引发了对欧盟2035年燃油车禁令的热议。


前景分析


为了迎战2024年欧洲议会选举,德国基民盟和基社盟现已在其共同纲领中提出了取消燃油车禁令的要求。巴伐利亚州州长、基社盟主席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强调称,这一立场 “绝对至关重要,也是对全球汽车贸易所面临挑战的回应”。


但值得关注的是,在欧洲人民党的2024年欧洲议会选举纲领中,这一要求却已被删除。


据报道,3月上旬,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的欧洲人民党党代表大会上,来自欧洲多个国家的保守派人士和瑞典首相乌尔夫•克里斯特松(Ulf Kristersson)投票反对基民盟把撤回燃油机禁令纳入欧洲人民党竞选纲领的提议。


而类似的表述原本是欧洲人民党泛欧竞选纲领草案的一部分,但在最终通过的竞选纲领中已被删除,取而代之的则是对“技术开放原则”所作的一般性承诺。


这就表明,在2024年欧洲议会竞选纲领中,欧洲人民党并未能提出撤销燃油机禁令的要求。


然而,欧洲人民党主席韦伯则试图淡化欧洲人民党和德国基民盟/基社盟分别推出的竞选纲领在解除燃油车禁令问题上存在的差异。韦伯强调称:“欧洲人民党的基本方向是无可争议的。”


当然,这位欧洲人民党主席还提到了2026年欧盟将会重新审议燃油机禁令这一条款,并称该项条款可用于调整法律以适应技术发展。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本人也已明确表态称,将在2026年对欧盟层面做出的淘汰燃油机的决定进行审查, 并称在2026年进行审查 是“非常重要的”。


冯德莱恩现已被欧洲人民党提名为该党首席候选人,她将带领欧洲人民党参加6月的欧洲议会选举。


由于燃油车禁令是欧盟《欧洲绿色协议》的核心组成部分之一,因而德国社民党所属的欧洲议会第二大党团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人士进步联盟现已把抨击欧洲人民党,特别是冯德莱恩试图从《欧洲绿色协议》倒退回去的做法,作为该党竞选活动的主要议题之一。


德国大众集团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工会主席丹妮拉•卡瓦洛(Daniela Cavallo)前不久在接受采访时也就燃油车禁令明确表态。


在采访中,记者提到,在欧盟层面上,现有一些政治人物要推翻早就做出的2035年燃油机禁令,并特别提到了欧洲人民党领导人曼弗雷德•韦伯。


对此,卡瓦洛表态道:“当基民盟和基社盟等保守派政党在‘拯救燃油车’问题上任由右翼民粹主义者所驱使,我认为这是软弱无力的。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的欧洲人民党大会上,多数人并不赞同撤回燃油车禁令。由此可见,整个欧洲人民党都知道,只有电动汽车才能实现交通领域的气候目标。撤销 2035 年燃油车禁令后果严重,将会对经济构成威胁。我们大众集团为此已制定了战略,并将投资1800亿欧元,主要用于电动汽车。”


由此也可见,虽然欧洲人民党有望在202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继续保持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但选举后,该党领导人韦伯想要撤销欧盟2035年燃油车禁令可谓难上加难:


一则,不仅在欧洲人民党内部至今对撤销燃油车禁令没有形成共识,而且这将遭到欧洲议会第二大党团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人士进步联盟等其他党团的抵制;二则,即使在欧洲汽车制造商那里,此举措也将遭遇阻力。因而,从现在来看,欧盟燃油车禁令难以被撤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