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选车用车 两小时直播,成了雷军的辟谣专场

两小时直播,成了雷军的辟谣专场

2024-04-20 1228


“十多年前我曾到硅谷拜访过马斯克,我也是特斯拉的首批车主……大家不要再拿我和马斯克比,我们做的事情还是有些不一样。”不想再被称作“中国版马斯克”的雷军,在4月18日下午的直播中,率先为其穿着模仿马斯克的传言叫起了屈。

自从3年前决定造车后,雷军在发布会上的穿衣风格从黑色上衣配牛仔裤,转换为浅色西装外套搭深色衬衫,再配上牛仔裤。

在雷军看来,“男士西装就那么几种颜色,我只是和马斯克撞衫了,很容易选择一样。如果要模仿的话,我可以模仿得更像。”

尽管不想再对标马斯克,但这一点不影响雷军在直播间“整活儿”。下午4点开播后,乘坐海湾蓝色小米SU7(图片|配置|询价)的雷军,从进入小米北京交付中心开始,便摇身一变成了一名汽车销售讲解员,先后与三名前来提车的车主合影留念,并用镜头带领直播间网友依次参观了大厅中的网红打卡点莫比乌斯环装置,交付中心和体验中心,且对小米SU7的颜色、空间、智能化、一体化压铸、电机等核心卖点,做了逐一讲解。

截至目前,在小米大定订单中,有接近20%的用户,选了高饱和度跑车色的海湾蓝,其中便包括雷军。海湾蓝配色外,雷军还买了一辆霞光紫小米SU7。

选配区也没被雷军放过。“如果你很在意续航,建议选低滚阻轮胎。”正是通过更换低滚阻轮胎,小米SU7标准版最高续航,从原来的668公里升至700公里。

不过,再次走进直播间的雷军,这次没选择带货。

2023年4月,小米宣布造车一个月后,经过一周宣传预热的雷军直播聊汽车大新闻,最后却成了“挂羊头卖狗肉”的带货引流工具。雷军开头聊起的不是小米汽车,而是一周前发布的小米11 Pro和小米11 Ultra手机,坚持带货1小时后,雷军才切入了万众期待的汽车话题。数据显示,当晚雷军所在的小米直播间,跃居带货榜第一名。

相比无法将流量热度通过带货变现的考量,如何应对新的竞争对手,可能更令雷军费神。

雷军开播同一天,刚刚完成P系列更名的华为Pura 70系列直接上架开售。相比特斯拉,迎来手机业务复苏的华为,无疑是小米当下更须担忧的友商。


A


两小时的直播过程,一度演变成雷军的个人大型辟谣专场。

除了为自己在穿着上撞衫马斯克给出解释之外,作为5G“冲浪选手”的雷军,还回应了时下诸多热点。

对于短视频平台上爆出的爽文男主标签,雷军称自己真的“觉得不舒服……我不是高考状元,我也没有考过700分,人生低点时,我卡里也没有冰冷的40亿……我觉得成功,绝对不是什么人生爽文,还是要靠梦想……还需要贵人相助,感谢这么多米粉的相助。”

没算过自己是否有千亿身家的雷军,靠着草根逆袭的励志创业经历,还成了不少网友的许愿池,“有人希望我做相机,羽毛球什么的,但我说了,汽车是我最后一个创业项目。”

(翻看评论区的雷军)

不过,一些有关小米SU7的许愿,正在被雷军化为现实。在交付能否提前上,雷军首度表示,4月18日开始,非创始版的小米SU7,已经开始交付,这比原定的4月底交付提前了12天。

导致小米SU7交付周期动辄半年以上的原因,被雷军归结为核心问题出在销量比公司预计的高了3-5倍。

为提升产能,一周前,雷军紧急召开了一次供应商大会。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近期收到小米汽车要求提升配件产能的供应商透露,“小米汽车将原计划月产7000辆左右的目标,提升到了月产1.2万辆左右。”

小米SU7中配和低配缺乏性比价的问题,也得到了雷军的回应。“今天纯电轿车,我从来没有听一家是赚钱的,有的一辆车都要亏十几万,所以在巨亏的市场,大家不要去谈性价比,因为都是亏损。”

近期长安旗下中高端新能源品牌阿维塔公布的营收数据显示,2023年收入56.45亿元,净亏损36.93亿元,相当于卖一辆车亏掉13.68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手机用户中男性群体居多,小米SU7女性用户目前已接近30%。“做手机时,(我们)主要面向理工男做调研,导致小米手机用户女性占比特别低。3年前做汽车时,我就提了一个要求,做任何事情前,能不能考虑下女性用户。”

在新能源汽车厂商逐渐走向全栈自研的道路上,雷军还明确了小米在电池领域的边界。在他看来,国内电池厂商竞争很激烈,产品也很好,小米研发下电池包就够了,“电芯不需要重新投资。”


B


几乎在雷军宣布造车的同一时期,马斯克发布了雄心勃勃的4680电池计划,认为其将帮助特斯拉在性能、成本方面优于宁德时代、比亚迪等电池厂商。

但直到今天,特斯拉的4680电池仍未做到大规模量产,且项目已陷入停摆危机,负责4680电池量产的特斯拉动力总成与能源业务副总裁德鲁·巴格里诺(Drew Baglino),于近期宣布离职。

德鲁离职数小时后,当地时间4月15日周一,马斯克发布内部信,宣布特斯拉将裁员10%。按照特斯拉2023年底140473人的员工数量计算,此次裁员将波及1.4万人。

“这些年来,我们发展迅速,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多家工厂。随着这种快速增长,在某些领域出现了角色和职能的重复。当我们为公司的下一个发展阶段做准备时,关注公司的各个方面以降低成本和提高生产力是非常重要的。”

一度借助基建优势与竞争对手在成本上拉开差距的特斯拉,也开始迎来“去魅”时刻。

2023年,马斯克曾在股东会上宣布,年销量200万辆的一款平价车将在2024年底量产,并为此规划了墨西哥工厂,还将负责过上海工厂建设的朱晓彤,调去监督墨西哥工厂的建设进度。


但该平价车型最近却被媒体曝出项目意外终止的消息,成本不够有竞争优势被认为是该项目取消的原因之一。相比特斯拉规划中的25000美元(18 万元人民币)售价,进入2024年,比亚迪借助降价手段,将平价轿车的售价直接打到了不足8万元。

马斯克那套“阻碍消费者买新能源车的唯一理由是汽车不够便宜”的理论依然奏效,只不过消费者是从选购特斯拉,转向了选购更便宜的国产新能源汽车。

这直接带来了特斯拉销量的罕见下滑。今年一季度,特斯拉交付量只有38.7万辆,同比下滑8.5%。这是特斯拉自2022年第三季度以来首次跌破40万辆关口,且创下近六年来的最大下滑。


C


风水轮流转的新能源车圈,如今越来越成了国产品牌主导的赛场。

刚刚借助智界S7与雷军完成一场“抢7”大战的余承东,转手又在老对手的主场放了一枪。

早于雷军直播6小时,4月18日上午10点左右,传闻多时的华为Pura 70 Ultra和Pura 70 Pro两款机型直接上架开售,成为加入自去年华为Mate 60系列开启的“先锋计划”的新成员。在华为官方商城等线上渠道中,两款机型上架不到一分钟,便全部售罄。

随着Mate 60系列、Pura 70系列的回归,华为在旗舰产品上一年两次更新迭代的节奏,自此回归正常。


手机圈的一场新变动即将到来。从去年开始,华为手机的复苏迹象已显露端倪。近期更新的2023年财报数据显示,华为终端全年实现销售收入2515亿元,同比增长17.3%。经历两年同比下滑后,华为终端业务首次重回增长轨道。

表现在具体销量层面,尽管小米一季度仍然位居全球市场前三,但据BCI统计的激活量数据,国内市场,华为已经挤掉小米,晋升TOP5。

腾讯新闻《潜望》曾报道,在小米决定是否造车的过程中,华为是小米考虑的重要因素。正是因为后者重返主流手机领域的可能性相对渺茫,才进一步促使小米放手双线作战,在手机和汽车两个领域同时发力。

如今,小米不得不一边迎战卷土重来的华为手机,一边加紧扩展汽车基建和服务。

目前,小米仅在29个城市开设有交付中心。据字母榜了解,到2024年底,小米交付中心数量有望扩展至40个城市,第二批交付中心城市已选定山东济南、江苏常州、江苏南通、浙江金华、广西南宁、吉林长春、贵州贵阳、广东珠海、福建泉州、湖北仙桃等地。

新的车型也在规划之中。雷军在直播中表示,搭载V8S超级电机的车型,将于今年年底发布。

“新车究竟是不是SUV?”“会不会出10万元的平民车型”“搞不搞增程式”……这些相对敏感的问题,都被雷军以需要保密为由,一一避开。

不过,此前有媒体爆料,小米将于年底发布第二款车型,定位SUV。这将是一个更为激烈的竞争市场,小米SU7的爆款路径,能否继续延续下去,仍有待观察。

正如雷军所说,“现在谈成功,为时过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