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二手车 特斯拉优势不再?低价车延期市场份额下降,马斯克还有底牌么

特斯拉优势不再?低价车延期市场份额下降,马斯克还有底牌么

2024-04-18 8358

4月17日,被马斯克寄予厚望的储能业务传来新消息,南都记者从特斯拉中国方面获悉,特斯拉上海储能超级工厂计划于今年5月开工,并于2025年第一季度完成量产。马斯克在2023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曾表示:“多年来我一直预测,储能业务的增长速度将远远快于电动车业务。它正在实现。”

事实上,本周一(4月15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刚刚向所有员工发送电子邮件确认全球裁员10%(more than 10% globally)的消息。根据特斯拉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截至2023年末,特斯拉全球拥有员工超14万人。若以最低比例10%计算,本次裁员将涉及最少1.4万人。

南都记者获悉,特斯拉中国被裁员工的赔偿标准为“n+3”,即在特斯拉工作的年限加3个月。但有个附加条件,“当场签字的可以n+3。”多名特斯拉中国被裁员工告诉南都记者,这次裁员动作很快,有人调侃“不愧是特斯拉速度,但一切来得太快”。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区储能业务的开工能否成为特斯拉创造利润的新的增长点?上海储能超级工厂能有多少想象?

核心高管离职,普工自嘲“牛马”

因特斯拉所有门店采用直营模式,门店销售亦属于被裁员工的候选范畴,根据此前的消息,本次中国区裁员的比例可能超过20%。另据媒体报道,上海超级工厂的员工——从普工到安全员都组建了微信群相互联络,部分员工自嘲为“牛马”,在群里讨论裁员和赔偿的事情。

核心高管的离去也为特斯拉蒙上阴云。去年8月,在特斯拉工作了13年的前CFO扎克·柯克霍恩(Zachary Kirkhorn)先一步离开了特斯拉。

在马斯克发布全球裁员电子邮件后,又有两名核心高管同步宣布离职,包括特斯拉电池部门负责人德鲁·巴格利诺(Drew Baglino)和特斯拉公共政策和业务发展副总裁的罗汉·帕特尔(Rohan Patel)。

据悉,罗汉·帕特尔加入特斯拉前,帕特尔曾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特别助理和气候与能源顾问。而德鲁·巴格利诺在2006年加入特斯拉时担任初级固件/电气工程师,离职前负责领导4680电池项目,并多次与马斯克共同主持财报电话会议,直接向马斯克汇报 。在社交媒体上,巴格利诺说,离开工作了18年的特斯拉,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2024年3月30日,特斯拉在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宣布第600万辆整车正式下线。图片来源:特斯拉

低价新车型延期开工,特斯拉中国市场份额降至6.7%

进入2024年以来,特斯拉美股已经跌超30%。如果要为特斯拉的全球战略收缩寻踪觅迹,特斯拉4月2日发布的“不太好看的”2024年第一季度交付数据就是信号。

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在全球的交付量为38.68万辆,大幅低于此前机构预测的43万辆左右,同比下滑8.3%,环比下滑高达20.1%。同时,这也是自2020年以来,特斯拉交付量首次出现季度同比下降。

“很长时间以来,因为时延造成的信息残留,很多人认为美国车企必须领先,事实上这个格局早已经改变了。”飞象网创始人项立刚在微博上评论称,特斯拉研发新能源车,起步就落后于比亚迪,它取得巨大的成功,主要得益于美国的资本市场,一开始就是高档乘用车,在资本的推动下,建立了强大的品牌影响力。

在技术的积累,尤其是电池技术的积累上,特斯拉的能力并不比比亚迪强,特斯拉取得了很好的品牌影响力之后,很长时间其实生产不出来车辆,无法按时交车。

“如果不是到上海建立超级工厂,利用中国的政策、人才和已经形成的强大的生产配套能力,特斯拉无法生产出这么多产品,也不会有最近辉煌的表现,可以说没有中国制造就不会有特斯拉的今天。”项立刚认为,特斯拉汽车在研发上并不非常领先,领先的主要是资本的力量和品牌价值。

随着中国智能汽车全系列的爆发,比亚迪、蔚来、小鹏、理想、华为、小米等的冲击,高端的市场会逐渐被对手蚕食。另一方面,特斯拉做不出仰望、问界M9这种水平的汽车。在庞大的中低端市场,特斯拉一直没有足够的车型可以与之竞争。

一年前,马斯克曾在股东会上宣布,一款比Model 3小,也比Model 3便宜的内部代号为“NV91”的新车将在 2024 年底量产,一旦量产,“NV91”能让特斯拉主力产品价格从 Model 3 的 35000 美元(约 25 万元人民币)降到 25000 美元(约18 万元人民币),马斯克相信光这款车每年能卖 200 万辆,并推着特斯拉成为超过大众与丰田之和的超级汽车品牌。直到今年 3 月,特斯拉多个部门还在定期讨论新项目 “NV91” 的量产计划。

但墨西哥工厂很快延期了,据称新工厂投产被推迟到 2025 年一季度。在这种情况下,特斯拉只能继续卖已经卖了八年的 Model 3和五年的Model Y来支撑销量,而且势必会处于一个被动的地位。因为中国对手的产品已经下探至大约 1 万美元,连马斯克自己也承认,“如果没有贸易壁垒,中国电动车企能摧毁世界上大多数竞争对手。”

如今,要在智能汽车领域取得优势地位,“(借助)几款车型占据高端位置,这个时代早已经过去了。”项立刚认为,未来强大的企业,必须是多款车,占据高中低端市场。“不断推出新的车型,不断进行技术升级,把对手远远甩在后面。”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尽管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一季度销量表现不佳,其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已从去年四季度10.5%降至6.7%左右,但与比亚迪和中国头部的造车新势力相比,特斯拉依然是最赚钱的新能源汽车公司。从单车利润估算,特斯拉每卖掉一辆车可以净赚43300元,而比亚迪则只有8600元,理想达到了31100元,蔚来和小鹏尚处于净利亏损状态。但这种赚钱的趋势还能保持多久,只有时间能回答。

储能业务能否成为马斯克的底牌?

除了新车型,马斯克手上或许还有一张能挣钱的牌——储能业务。

目前,特斯拉储能产品遍布全球超过65个国家和地区,总部署量超过10Gwh(吉瓦时,1吉瓦时=1000兆瓦时)。 2023年,特斯拉储能装机总量达到了14.7GWh,是2022年的两倍以上,该公司能源发电与存储业务的利润在2023年几乎翻了四倍。

Megapack已在多国投入使用。图片来源:特斯拉

特斯拉上海储能超级工厂作为特斯拉在美国本土以外的首个储能超级工厂项目,于2023年4月9日官宣落地上海,将于今年5月开工,计划生产超大型商用储能电池Megapack。该产品基于一体化系统集成和模块化设计,帮助电网运营商、公用事业公司等更高效地存储和分配可再生能源,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电化学储能设备。

2015年开始,特斯拉在美国推出Megapack和Powerwall等产品,分别面向大型工商业储能和家庭储能市场。Megapack每台机组可存储超过3.9MWh(兆瓦时)的能源,足以满足3600户家庭1小时的用电需求,200多台Megapack可以组成一个储能电厂,可储存100万度电,满足旧金山市6个小时的用电需求。

此前马斯克曾表示,特斯拉在储能市场的潜力和影响力可能会成为其另一个长期的增长点。

采写:南都记者 赵唯佳 发自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