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电动车 正文

特斯拉“录音门”迷局 自证清白之战

2021-07-06 15 0条评论
特斯拉“录音门”迷局 自证清白之战

经济观察网记者 王帅国 “我暂时不打算起诉它(特斯拉),一起诉,我这官司就得打上几年。它不是想打新闻媒体大战吗?那就咱俩打场新闻媒体大战。”6月8日,面对网络上流传出的录音,郑州特斯拉车主温先生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继安阳特斯拉车主张女士之后,温先生是另一位因为维权而上热搜的特斯拉车主,近期曝出的“录音门”事件是温先生与特斯拉的第二轮较量。第一轮发生在今年5月8日,温先生声称其驾驶的ModelX在高速上行驶时出现突然降速问题,险些酿成事故。随后,包括河南电视台在内的地方媒体首先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引发社会关注。5月28日,特斯拉客户支持在官方认证微博回应称,“目前初步远程诊断车辆报警原因为右前轮速传感器警报,并非温先生所述的‘刹车失灵’。”

6月6日,事情发展出现逆转。一位微博名为“特斯拉-bot”的网友在微博上放出了疑似温先生与人交谈的录音。该录音播放的内容显示,温先生承认自己的车辆没有大问题,并表示“我就是想要一赔三”,还提到自己找了河南省广播电台、交通广播电台、河南省卫视,并表示上海车展特斯拉车主维权事件“是河南省电视台这帮人操作的”。

该录音在网络上曝出后,有网民发现河南电视台官方微博的所有内容被清空,包括《大参考》栏目组对于此事的报道。这一现象引发外界对河南电视台的质疑。

“你也看到了我办公室里全是摄像头,他有我也有(录音)”。面对经济观察网的采访,温先生首先强调其手中也有录音。对于网上传播的录音,温先生表示并不认可,“(他们)断章取义,几乎都不是我说的。”对于维权事件给河南电视台带来的影响,温先生说感到非常抱歉。此外,他表示自己已经报案,将拿起法律武器起诉网上那些恶意诽谤的人。

面对外界的质疑,河南电视台未正面做出回应。至于录音事件的另一位现场当事方——特斯拉中国以及特斯拉体验中心郑州福塔店(温先生与张女士维权店面),本报记者多方联系,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另一方面张女士这边也并没有停下维权的脚步。事件最新进展是,6月7日下午,张女士已经在河南省消费者协会对特斯拉提起投诉,并已经得到受理。

特斯拉和中国车主的“对峙”,从3月女车主维权至今并没有熄火,反而越来越复杂。在“战火”不断升级中,特斯拉的口碑和信任问题带来的影响也在不断扩大,包括车主内部的两派对阵、订单量下滑等。另一方面,维权车主的可信度亦在不断受到质疑。

值得一提的是,“录音门”事件发生的时间点让业界对此事态度不一。不久前,特斯拉刚在微博等多个新媒体平台注册了“特斯拉法务部”账号,随后即曝出有网友收到特斯拉法务部私信的消息,这被解读为是特斯拉要与某些自媒体对簿公堂,借此维护其品牌名誉的信号。与此同时,安阳女车主的交通事故至今在官方层面仍没有说法,而借助媒体的关注,该女车主仍在不断释放与其维权最新进展相关的信息。这让特斯拉始终无法从舆论中抽身,也让此时在网上出现的录音更加扑朔迷离。

目前为止,网上录音释放者的“神秘身份”仍未清晰。而除了车主,其他所涉各方皆保持沉默。这件事也从特斯拉借“录音”自证清白的爆雷事件,演变成了车主温先生需要努力自证清白的“独角戏”。

录音之惑

据温先生说,录音的场所在其位于郑州的办公室。前几天郑州特斯拉售后服务店店长和西安总部的一位领导,到自己的办公室调解双方之间的矛盾,网上流传的录音就是特斯拉工作人员在当时偷偷录下的。但对于录音内容,他表示不认可。他认为录音内容是经过剪辑变声处理的,扭曲了其原话的意思。并表示自己手中也有录音,但现在并不打算对外公开,“因为如果我把录音发出去,就侵犯了(他人)隐私权,我是违法的。所以我不敢发出这些东西。”

对于特斯拉给出的回复,温先生也不认可,同时表示只所以不让特斯拉维修其车辆,是因为国内没有真正能检测特斯拉的地方,而他需要留住证据”。

“你看它这回录音(网上流传的录音)就说了,我车没啥问题,我也认为车没啥问题。对特斯拉来说维修就是一个软件的问题,消除软件的问题也就几百块钱或几千块钱,他们就搞定了。那我这些感叹号(报警提示)不就全没了吗?我的证据不就全没了。”温先生表示。

对于自己维权事件给河南电视台带来的影响,温先生感到抱歉。面对网络上的各种舆论,温先生表示,已经报案。他表示,已经做好和特斯拉打场新闻媒体大战的准备。”我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公开所有证据,我可不是他们那些法盲。我会把录音以文字形式展现出来,但是我不会把录音放出来。我按法律走,绝不做法盲。”

据悉,在起诉之外,温先生还在做着另外一件事情。“我现在已经测试了几台车的(突然)降速问题,我得测试完毕,打仗不能打无把握之仗。我说这款车有好多都有(突然)降速的问题,我得为我的话做主。”

针对记者关于“近期网上流传的郑州车主温先生的录音是否是贵司放到网上或者对外透露的”的问询,特斯拉客户支持官方微博答复称“我们会反馈相关团队与您对接”。截至发稿时,特斯拉客户支持工作人员尚未做出回应。

此外,本报记者第二次到郑州福塔店采访,仍未见到店长周浩(音)。对于记者通过邮件方式发送的采访函,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特斯拉方面的回复。

而在“录音门”事件后迅速清空微博的河南电视台,以及录音中提到的“河南省电视台这帮人操作的安阳女车主员工维权事件”的内容,是这次“录音门”最大的“瓜”。6月9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在河南电视台门口遇到了多位电视台内部员工。其中一位员工对记者表示,“(电视台微博内容被清空)有可能是后台技术操作给清空的,也有可能是一些别的原因。”

记者随后来到位于郑州金水区农业路3号的河南省广播电视局。该局宣传处一位李姓主任在电话里向记者表示“这个事情我不清楚。我们过去管河南电视台,现在对它只是行业指导,算是兄弟单位,河南电视台现在应该是归省政府直接管。”

河南省委宣传部新闻处的工作人员则在记者表明来意后,以电话信号不好为由挂断电话。河南省消费者协会受理了温先生对于特斯拉的投诉,并表示随后将把双方叫到一起共同协商处理问题。

对峙仍在继续

温先生的维权事件对于特斯拉来说,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安阳车主张女士从今年3月维权至今,已经过去3个月,但事件并没有实质性进展,事故的权责界定仍无结论。

“我觉得省消协是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地方,既然法律明确规定,我对(行车)数据有知情权,之前中消协也敦促地方消协和市场监管局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我这个事情在市场监管局(的帮助下)没有得到完整的数据,我希望省消协能帮助我拿到我车辆发生事故前半个小时的完整数据。”张女士表示,河南省消协已正式受理了她提交的书面材料。

业界开始从销量上寻找维权事件对特斯拉的影响,因为这是最直观的消费信心和品牌口碑表现。6月8日,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特斯拉中国批发销量为33463辆,环比4月增长了29.48%。但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这一数据并不能说明特斯拉的销售没有受到维权风波等因素的影响。此前,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就对媒体表示,因为特斯拉是订单销售,本身并不受短期负面性的影响,“而且五月份零售超越四月份是正常的季节性走势。”

而据外媒TheInformation的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在中国的月度净订单,已经从4月份的18000多份降至5月份的约9800份。再往前的3月,特斯拉的净订单量为21000份。

与此同时,特斯拉的车主也在分化。今年5月10日,一名自称是律师的特斯拉车主宋某,对张女士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女车主赔偿自己的精神损失费570元,并表示自己和身边其他的特斯拉车主在日常生活中遭到了讥讽、嘲笑甚至是人身攻击。

此外,另一名特斯拉车主在网络上控诉,视频中该车主称自己作为高知高收入群体,自特斯拉女车主维权事发以后,自己出去洗车保养都会被问特斯拉是否会存在问题。

随着“录音门”事件的发生,特斯拉以及维权车主的对峙再度升级。而围绕着“车辆出问题是谁的错”这一矛盾,“罗生门”事件不断上演的情况是否还会继续?真相能否到达?答案仍迷雾重重。

相关阅读:

新车测评丨光阳​赛艇S350运动踏板火速来袭

车商隐瞒重大事故,男子买二手奥迪获赔110万元

世嘉价格,东风雪铁龙c4世嘉价格